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黎音楼司南(倾心一顾再难忘)小说
2021-07-21 15:25:58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黎音楼司南,这里提供黎音楼司南小说阅读,倾心一顾再难忘小说讲述了。现在又做出什么浪子回头的样子,令人作呕。在多种情绪掺杂的睡梦里,黎音一觉睡到七点,铃铃作响的闹钟将她拉入状况中。

内容精选:

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秦淮安经历的大起大落让秦淮安如坠迷雾。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两个星期前所有人还在吹捧着他,现在都已经翻脸不认人。

才两个星期,连带着偌大的秦氏公司一夕之间垮塌,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情况,秦家父子再没能跨入任何一家世家的门槛。

旦夕祸福,秦家没落了。

在得到秦氏转卖公司大楼的消息之后,黎音彻底放下了心。

虽然秦淮安对齐梦做的事远不如唐墨缘过分,甚至连仇人但算不上,但摧毁了他,黎音一点也没觉得良心不安。

要怪,就怪你挡了我的路罢。我的复仇路上,需要你秦淮安这个垫脚石。

黎音完成了银津给她的任务,银津也按时兑现了诺言。

在周末晴朗的午后,银津派人给黎音递了消息,九月的第二个星期的第一个工作日会有司机来接送黎音去齐家时光集团就职。

离第二个星期,只有十六天了的时间。

萧瑟的恶秋天适合杀伐。

黎音的阅读速度极快,这段时间里,黎音已经把现有的书籍全部看完了。

她本来就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少女,在乡下那么滞后的教育水平下,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燕京大学,全国第一的学府。

毫不骄傲地说,黎音甚至没有使出一半的气力。

而当她全身心地投入到读书中去的时候,短期内掌握这些知识根本不在话下。

商业比她想象的有趣得多,她很期待进入时光集团之后的日子。

……

另外一边,两个优秀的男人对坐在窗边,灿烂的阳光为两人英俊的轮廓镀上一层金光。

“楼少好计策,多谢楼少分我一杯羹。”

“银先生不必客气。”

端起酒杯,轻轻摇晃。

“祝合作愉快。”

“cheers!”

银津抿上一口,认真打量眼前的男人。

“楼少如何知道那块地有猫腻呢?”

“银先生这是在套取我楼氏的商业秘密吗?”

楼司南难得的开起玩笑,可见心情十分愉快。

“不敢,楼少莫见怪。”

“没什么不能说的,秦淮安驭下不严,被我抓住了漏子。”

原来秦氏项目评测的总负责人有严重的赌瘾,,在拉斯维加斯欠下了千万赌债,楼司南以赌债要挟让他在评测时撒谎,一手促成了项目的事情。

如果说黎音是半个推手的话,那么楼司南在其中就是绝对的主谋。

“楼少好计策,银某佩服。”

“客气,银先生手下能人不少,居然能打入秦少身边。”

银津略带深意地看了楼司南一眼,“还得多谢楼少,让我发现了那块璞玉。”

楼司南诧异地挑了下眉,但什么都没问。

两人的合作已经圆满完成,寒暄也不必继续。

喝下杯中最后一点液体,银津站了起来。

“楼少,银某告辞。”

……

趁着上班前一天,黎音特意出了趟门置办装备,以前齐梦的衣服都不怎么合适了,她太瘦了。

黎音这段时间过得舒心,原本瘦骨嶙峋的身体多少有些肉了。

不过和健康指标相比,还是太瘦了。

黎音叹口气,等将来有了时间,她得去健身房锻炼一下身体了。

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得益于纤珑合度的身材,黎音买衣服十分畅快,很快就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出来了,看着时间还早,黎音打算去喝杯咖啡放松一下。

没想到一进门,她就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齐梦,你很是得意啊。看来我断腿之后,你很开心啊。”

阴阳怪气的语气,又拄着拐杖,不是前不久被秦淮安打断了腿的唐墨缘吗?

“原来是唐少啊,您可真是说笑了,您现在不是好好站在这吗?”

“怎么?我好了你岂不是很失望。”

最后的耐心告罄,黎音不知道这个男人又在发什么疯,皱着眉,冷淡道。

“既然唐少这么不愿意看见我,我也不在这儿碍您的眼,先走一步。”

她转身要走,唐墨缘把拐杖一丢,大步跨上前,一把将纤细的女人按在最近的桌上,咬牙切齿地盯着她。

店里的人的视线都投注到了他们的身上。

黎音芒刺在背,“你放开我,唐墨缘,不要无理取闹。”

“好,我无理取闹,齐梦,你好样的。”

他摁住身下女人的两只手就要亲上去。

黎音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一巴掌挥在唐墨缘的脸上。

见她反抗,自己被打,唐墨缘彻底被激起了怒气。

他更用力的把女人压入身下,男人和女人天生在力量上就有很大的差异,黎音一击得中之后,再没能成功,咬紧牙关接受男人在自己嘴唇上肆虐。

见她不配合,唐墨缘狠狠将她的嘴唇咬破,趁机侵入口腔内,一只手更是在女人的身上不断抚摸,妄图勾起女人的性趣。

身下的人乖乖不再反抗,唐墨缘满意的撑起身坐在椅子上。

“也就这样,不知道你装什么贞洁烈女呢,虽说是名义上的夫妻,我才第一次尝到你的味道呢。”

男人轻薄的言语让黎音不怒反笑。

趁着唐墨缘放松,一个用力狠狠地踢到了他的下身。

“怎么样,唐少,舒服吗?”

“啊——”

唐墨缘惨叫出声,当场捂住下体,目眦欲裂。

“齐梦,你、你……”

“我什么我?唐少被打断的不是腿是舌头,怎么人都结巴了起来?”

黎音优雅地抱着胸,居高临下地看着痛苦地蹲在地上的男人。

“唐少你的技术实在是不敢恭维,做你的女人可真惨,还好我和你离婚了。”

双方都撕破了脸,她也不需要顾忌谁的面子。

黎音捡起地上的袋子,拍了拍,站直身子,猛然间将手中的咖啡泼到唐墨缘的脸上。

“唐少不必客气,这就当我被狗咬了的谢礼了。”

被她眉眼间的戾气惊到,唐墨缘怔了怔,连骂人都忘记了。

一天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坏,黎音回到宿舍也忍不住咒骂这个该死的男人。

当初明明是他主动提出的离婚,霸占了齐梦的家产,还把齐梦赶出了家。

现在又做出什么浪子回头的样子,令人作呕。

在多种情绪掺杂的睡梦里,黎音一觉睡到七点,铃铃作响的闹钟将她拉入状况中。

黎音利落地完成一个凌厉的妆容,试图使自己看起来更专业。

今天,是她重返时光的第一天。

眼见时间差不多了,黎音踩着高跟鞋叫了辆滴滴打车。

唐墨缘,我黎音来了,来夺回属于齐梦的一切。

她的嘴边挂上自信的笑容,又有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正版音乐 https://resource.xinpianchang.com/
相关新闻
美福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