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重生萌妻大叔要抱抱小说琯琯陆靳霆全文
2021-07-20 13:21:00

小说《》,主要讲述了琯琯陆靳霆之间爱恨情仇的虐恋。为您提供重生萌妻大叔要抱抱小说阅读,重生萌妻大叔要抱抱故事非常精彩。正想开口,陆靳霆却拉了她拦在身后,她原就矮他一个头,此刻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坚毅的声音。

《重生萌妻大叔要抱抱》精选:

市区,红星闪闪托儿所门外。

小团子在叶琯琯怀里才赖了一会儿,便意识到粑粑的目光有些锋利了。

他瑟缩了一下小小的肩膀,连忙在叶琯琯脸上啵唧了一口才恋恋不舍的进了托儿所大门,入门前不忘朝粑粑和麻麻挥挥手。

“团子四点钟放学,粑粑麻麻别忘了!”

这么小的年纪却如此暖心,叶琯琯感动之余又想到上一世自己对他的不珍惜,格外懊悔。

二人回到车上,陆靳霆见她不自觉向一旁偏了脑袋,轻轻掰回来,却是对上一双红红的眼眶。

“怎么了?”

副驾驶外的后视镜里,叶琯琯深呼吸好几次才逐渐调整过来。

对上陆靳霆关切的眸子,她更是感受到自己忽视已久的被在意,眼泪立即决堤。

“大叔,我是不是一个很坏的女人?你会因为这样的我而不爱我了吗?”

从昨日开始这个小人儿就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对于陆靳霆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喜讯。

他心尖尖上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坏女人。

一伸手将纤细肩头捞入怀里,他刚毅的下巴轻轻抵着叶琯琯额头,一开口是清冽的薄荷香气。

“别胡思乱想。”

陆靳霆原本看着窗外,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立即将她松开。

叶琯琯被他忽冷忽热的行径搅得颇为不满,正要发作,谁知他欺身过来替她系好安全带,顺道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蜻蜓点水似的,挠得她心痒痒的。

“咱们这是去哪儿?”

她疑惑的看着他调转了方向,却不想汽车引擎轰然启动,陆靳霆低语了一句。

“回家,拿户口本。”

行云流水的将方向盘打满,一气呵成的完成倒车入库动作,车辆驶入道路,他伸出右手悬在叶琯琯面前。

“抓紧我。”

陆氏山庄坐落在北郊山头,是毗邻市区的一块黄金地段,从北郊高速行驶不到十分钟,就可以看见一座气派的庄园,盘亘在一片绿植当中。

金边铁栅门,高大而辉煌。

和陆明烨在一起的时候,叶琯琯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即使是她付出自己的一切的那种时刻,他也不过是一席口头空话,竟也将自己耍得团团转。

“紧张吗?”

见她驻足门外,陆靳霆忍不住紧了紧拥住她的手臂。

叶琯琯摇头,“我们要见的是你的家人,没什么好紧张的。”

偌大的庄园仆从却并不多,叶琯琯紧跟在陆靳霆身侧,本以为会见到什么人,谁知他拉着自己身形一闪,走入一栋独楼。

“这是?”

“我的房间。”

说是房间,可他作为陆家的人,却从未居住过。

常年独居在外,跟随部队四处安营扎寨,要不是这一次和她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恐怕这辈子他也感受不到什么叫做安定。

二人走上回旋楼梯,叶琯琯只顾着左顾右盼,谁知身旁的人忽然身形一僵,整个人停在了身前。

“父亲。”

“你这个逆子,回来还偷偷摸摸,要不是明烨告诉我你做出来的丑事,恐怕我们都还被你蒙在鼓里!”

陆镇从高声训斥,权当陆靳霆身侧的小人儿不存在,这意思,似乎是不打算认她这个儿媳妇。

陆靳霆在身后紧紧握了握她的手,似是让她安心,不要做声。

“没有事先通知您是我不对,但是事发突然……”

“事发突然?”陆镇从觉得好笑,“你一向在外,怎么可能认识什么叶家的小姐,你这是有意而为之!”

陆父面色铁青,当着叶琯琯的面发作,她心里不由有些内疚。

确实是事发突然,她重生而来,硬生生扭转了局面,让原本应该发展下去的情势有了新的局面。

这一次,是她拖累了大叔。

正想开口,陆靳霆却拉了她拦在身后,她原就矮他一个头,此刻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坚毅的声音。

“我回来并非是为了征求您的意见。”

松开叶琯琯的手,不等陆父反应,陆靳霆已经自房门内拿出一本被塑料包裹好的老旧户口本。

“你!你这个不孝子!”

陆镇从颤着手想要拦人,却不想陆靳霆身手极为敏捷,还未让他挨到分毫,人已经回到叶琯琯身边,拉了人就要下楼。

她心头颇为不安,“大叔...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得到长辈的祝福...”

“不需要,”陆靳霆用力握了握她的手,“我陆靳霆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

“如果是我不同意呢。”

不怒自威的声音,由身后传来。

叶琯琯一怔,发现陆靳霆似乎比刚才紧张了些许。

楼下正门外,站着一个年迈却布满了风尘的身影,陆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军区有名的军官,铁血手段不亚于现在的陆靳霆。

他果然低了低头,轻唤一声,“爷爷。”

陆老爷子轻咳一声,负了手到二人身前来,看见他们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只是沉着一张老脸没有说话。

陆镇从自楼上下来,两父子一前一后在客厅沙发上坐下。

“拿了这个,是打算去哪里?”

陆老爷子目光锁在陆靳霆拿了户口本的手上,他大大方方往前一伸,坦言道。

“给她一个名分。”

陆老爷子冷笑一声,会想到婚宴上的场景,不由抹了一把白胡子。

“昨天要嫁给明烨,今天就要嫁给你了,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也敢娶!”

“爷爷...不是您想的那样,这其中的原由我可以向您解释...”

被陆老爷子误会,叶琯琯心头一震,前一世陆靳霆是最敬重这位爷爷的,即使是如今也一样。

她重生而来,从前对陆明烨的痴心确实也没少传到陆老爷子耳中过。

刚想开口解释,却不想陆靳霆径直将她拦住,阴沉的额上突爆了些青筋,大约是生气了。

“关于为什么不嫁了,婚礼上闹得那么清楚想您心知肚明,爷爷,她期望得到您老人家的祝福,我也期望,还有一点我希望您明白,我陆靳霆认定的人,就一定不会差。”

“大叔...”

她生怕陆靳霆把话说得太重,二老会不高兴。

可陆老爷子被他沉着脸凶了一阵后,竟就此一言不发,大约是陆明烨的事实在太过丢人。

“今天闹得实在不快,我就先带着她走了,改日再给您站军姿道歉。”


金坛二手房 https://c21.com.cn/

相关新闻
美福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