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资讯 > 正文
从失败中获取经验
2021-07-22 13:14:23

  两年后,等我买进又卖出“城镇”有限公司后,又用得来的利润回到CBOE炒股,这次我和搭档合租了位置,他答应做我的办事员。我投了30,000美元,还跟朋友借了60,000美元。

  在开始的三个月内,我的钱又翻了倍,但那又是命中注定的一天。场内交易员把我要卖出的股当成了要买进的股,而那个股一路狂跌。一天之内我又什么都没有了,包括我的170,000美元。

  场内交易员把搭档写的那张纸拿回来给我们,上面分明地写着:卖出而不是买进。我想光凭这张纸我都能起诉他们。

  令我吃惊的是,CBOE说他们是以客户的口头传令为标准的。他们有我和搭档的电话录音,里面我搭档清楚说买了股票。

  我联系了芝加哥的几个律师,但没有人愿意接我的案子。我最后同意以10,000美元请律师在听证会上作我的代表。在开审前一天,一个律师来了,根本没对我的案子做过任何调查分析,却还多要我5,000美元, 不然第二天就不出席。我用信用卡里的预付款给了他钱。 律师对我唯一的忠告就是叫我不要对 CBOE 说自己是学院教授。“ 他们会以你心不在焉而不相信你讲的话”他劝告我。

  在审判期间,那个场内交易员撒谎了。他说是根据口头传授来投股的,而且并没有看到什么纸条。最后,律师告诉我,我胜出的机会很渺茫。

  虽然董事会打算五天后给以答复,但没有人来。我们等了三个星期,接着得到了好消息。他们核实了电话,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给了我170,000美元,外加15,000美元的利息。我又可以回去做生意了。好几个律师由此拒绝了一个小时赚60,000美元的机会,但我一点也不为他们感到难过。

  三月后,我又把它们输光了。这次,完全是我自己的错。好几年后,我才把朋友借给我炒股的钱还清。

  现在,我每天还在炒股。不过不像过去有个位置,这次我雇佣了经纪人,并且持续五年都保持着50%的利润收益。1999年,超过了130%,但在2000年由于纳斯达克指数下跌到了历史最低点,我赔了很多。要想用炒股来维持长期的收益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你需要作过大量的练习之后才能开始,而且你要输得起。

  1982年,口袋里还有50,000美元,我觉得足够了,便返回弗吉尼亚大学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令我沮丧的是,论文导师还是那个老冤家。很显然,我肯定又会被他玩弄。但是,这一次我把他告到了学院里,院里派人来调查清楚后给我换了一个导师。两年后,我顺利地拿到了能使我成为大学教授的博士学位证书,从那以后我便再也没做过全职教师。


租房信息 https://m.c21.com.cn/sh/zufang/c15744/pg1
相关新闻
美福百姓网